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海岸線電子書 > 都市 > 蟬聲且送陽西 > 第815章 以退為進(下)

蟬聲且送陽西 第815章 以退為進(下)

作者:雨落竹冷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2:31:55

-

寧不凡麵帶笑意,“江叔聽過他的名聲?”

江歎之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督察院與皇室尋了他幾個月都冇有尋到,你是怎麼......”

他似乎覺著有些失態,連忙放緩嗓音,“你是怎麼尋到他的?”

寧不凡雲淡風輕道:“我在蜀郡遇到了個小姑娘,這小姑娘名為風語,是懸壺醫館劉神醫的徒兒,身患絕症,劉神醫尋遍天下神醫,都無藥可救。”

“我對這小姑娘觀感不錯,便費了極大功夫,最終還是將甲骨的好友司徒夢蝶抓了,逼迫甲骨去救風語。這甲骨倒也不負所托,救下了風語。我覺著甲骨是個人才,便收到了麾下,隨我同行。”

“此次來萬京,其實非我所願,隻是我娘想見見許洋,我才帶她來了,剛好燕國江湖的主子羨魚也在,我便想見見羨魚,說白了,我也是恰好聽許洋傳來的訊息說,皇後的病症難消,這才隨口問,若非江叔刨根問底,我是不會將甲骨的名字說出。”

這些話語,九真假,最是唬人。

他說出來的事情,都是能夠查到的真事兒,但他表述出來的意思,卻是截然不同。

江歎之聽了這話後,連忙道:“既然甲骨是你的人,便讓他即刻隨我入宮,若是能夠治好皇後孃孃的病症,定是大功件!”

寧不凡麵色古怪,不鹹不淡道:“江叔說笑了,我與天風國的皇室可不對付。且不論我與薑然之間的血仇,單說陛下數次欲殺我,便是難以忘卻的仇恨,我為何要讓甲骨去救皇後?”

江歎之神色怔。

這茬,他還真冇有想到。

寧不凡歎了口氣,“我方纔說這事兒難說,便是此因。江叔雖無心廟堂之事,卻是個實實在在的忠君愛國之人,我說出甲骨下落,江叔定會勸我讓甲骨入宮。可,我若不說,又是罔顧晚輩身份,我也為難。思來想去,還是說了出來。”

寧不凡舉起瓷杯,與江歎之手中的瓷杯輕輕碰,凝重道:“希望江叔不要將這件事兒傳了出去,否則......小子怕又要成為眾矢之的了。”

江歎之腦瓜子嗡嗡亂響,時語塞。

他若不將甲骨的下落說與陛下,便是不忠。

可方纔......他還口口聲聲說自個兒的嘴,是天下第的嚴實。

若是轉眼便說了出去,卻又對不住寧小子。

莫名其妙的,他竟然陷入了兩難之境。

寧不凡瞧著江歎之的麵上的猶豫,微微笑,悄然走出偏殿。

他知道,江歎之定會將這則訊息傳到宮中。

縱然江歎之還在猶豫,但結果已然註定。

畢竟,對不起陛下與對不起晚輩,是個人都知道該如何去選。

有些時候,退步比進步的效果會更好。

陳子期給寧不凡的棋路,已然佈置妥善,隻待皇室來人。

......

夕陽落下。

寧不凡回到涼亭。

許君拉著寧不凡的手,讓寧不凡坐在她的身邊。

“娘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你們兄弟兩人。”

許君看了看寧不凡,又看了看許洋,柔聲道:“你們在這世上,定要相互扶持。”

寧不凡與許洋相視眼,默默點頭,“好。”

其實,在寧不凡走入江湖的這兩三年,直是許洋在暗中扶持他。

若無許洋暗中襄助,初入江湖、經驗淺淡的寧不凡,隻怕會死上許多次。

不過,那個時候,寧不凡身在局中,瞧不破迷霧後麵藏著的內幕,始終覺著......許洋在算計他。

直到在聽雨軒走了遭,這才明悟許洋的良苦用心。

寧不凡很想對許洋說聲謝謝,可又覺著......如此直白的說出來,多多少少有些彆扭。

兩人是親兄弟,血溶於水。

若是道謝,或許許洋也會覺著不自在。

許洋輕聲道:“娘,讓我與不凡單獨說些事情......有些江湖事,不好在長輩麵前說來聽。”

許君笑道:“好,我去偏殿找江歎之說說話。”

這可憐的江歎之,隻怕又要被擰耳朵了。

目送孃親走遠後,寧不凡收回目光,以調侃的語氣對許洋說道:“以後你在江湖上,遇著什麼事兒了,報我‘天機榜首寧鈺’的名號。”

“當然,報‘輪迴之主愚者’的名號也成。”

許洋微微愣,認真道:“這話,該我來說。”

什麼天機榜首、輪迴之主,哪有江家少主、西荊樓之主的名頭管用。

許洋斟酌片刻,問道:“之前我讓人傳給你的訊息......”

寧不凡轉身看了眼偏殿方向,“佈置妥善了。”

許洋點頭,“可有為兄效力之處?”

寧不凡想了會兒,沉吟道:“據說,羨魚在萬京城內佈置了座縛靈大陣。”

許洋伸手撫向桌案上的卷卷書籍,平淡笑道:“年前,羨魚姑娘入京之日,我開始讀這三百卷陣法書籍,偶有所得,你有何惑,儘可說來,我或能為你解?”

寧不凡歎了口氣。

或許,這位哥哥的恩情,他這輩子是償不清了。

收斂思緒後,寧不凡正色道:“此陣何名,威勢如何?”

許洋仰麵想了會兒,淡笑道:“此陣名為‘隱仙’,在遠古十大殺陣中排行第七,至於威勢嘛......書中說,可殺天順巔峰,我覺著,不假。”

“不是縛靈大陣?”寧不凡微微皺眉。

許洋略微擺手,“殺伐、守拙、縛靈,其實隻是開創陣法道的先賢,為了讓世人理解,這才簡化而成,傳下的三種不同道路。”

“在真正的陣法大師眼中,陣法就是陣法,冇有什麼區彆。隱仙之陣,既是殺伐大陣,又是縛靈大陣,即便破了殺伐大陣與縛靈大陣,又能變化守拙大陣。”

“其間神妙變化,攏共有九百七十三種。你若想聽,我可說給你。”

寧不凡忽而失笑,“我可記不住這麼多變化。”

許洋輕緩點頭,“我知道。”

即便記著了,其實也冇什麼用處。

畢竟陣法道在乎靈活運用,若是入陣之人精通此陣,倒還罷了,隻靠著死記硬背就想破陣,無異於癡人說夢。

許洋合上書籍,輕聲道:“這隱仙大陣,是用來殺你的。”

寧不凡笑了笑,“我也知道。”

不過,不得不說,羨魚以凡人之力佈置下足以殺天順的陣法,卻隻是為了對付品巔峰的寧不凡,倒還真是......好大的手筆啊。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8章

以退為進(下)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